龙枪同人之霜掠斧



  「定!」

  眼前的巫师甚至不需要咏唱繁琐复杂的咒语,就施展了定身术。

  我的眼中只能看到巫师那摄人魂魄的眼神,还有他手中无坚不摧的黑色长剑。
  失败是必然的,我早就告诉这些旅行者,因为我们面对的是费尔-萨斯,一个黯精灵黑暗巫师,也是黑暗之后塔克西斯的白翼龙骑将。光凭我们一队人,两个骑士,一个身材纤细的精灵少女、一个早已不知所踪的坎德人和我,一个冰原人,如何去面对一个可以轻松施展九级黑暗魔法的法师,更要命的是,这个法师还是一个兼职战士。

  在我们找到冰墙城堡的隐秘入口,深入中心抵达这个大厅之后,那个龙骑将就出现了,或许他一直都在那里,等待我们踏入陷阱。那是一个穿着锁链甲和黑袍的瘦长身影,他的手中持着一把泛着黑光的长剑,头上戴着长角的奇形头盔。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龙骑将,他身上散发出的邪恶和死亡的气息让我几乎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年长的坏脾气骑士,他们管他叫他德瑞克,毫无畏惧地冲了上去,但在一个禁咒的法术面前失去了攻击的能力。

  在我们冲到德瑞克身边之前,龙骑将用手中的剑柄猛击骑士的脸部。骑士无力地倒在地上,看起来是晕过去了。

  「一个精灵,一个女性,居然敢入侵龙骑将费尔-萨斯的城堡。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精灵贵族,把我驱逐出了家园。」

  黯精灵挥舞手中的长剑向精灵少女猛砍,少女急忙躲闪,却撞到了旁边的一张木桌,倒在了地上。

  「我要你偿还一切,精灵婊子。我要你在我的胯下…」黯精灵朝精灵少女走去,举起了手中的剑。

  在他说出更多的下流话之前,忠诚的骑士史东冲上前去,试图击飞黯精灵手中的剑。但龙骑将发觉了史东的意图,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转身砍中了骑士握剑的手。史东痛苦地吸着气,紧紧握着流血的手。银光一闪,费尔-萨斯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甩向骑士。史东嘴里发出「咯咯」声,捂住自己的咽喉。血流不住地涌了出来,浸透了毛皮斗篷,他软倒在地。

  而现在身负唯一的希望,霜掠斧,的我也被巫师定身,毫无行动能力。光凭一个倒地的体格柔弱的精灵少女,如何能打败强大的龙骑将。

  三天前,一队人出现在冰原上,有人类、精灵、矮人,居然还有一个坎德人。
  为首的就是这位年轻、苗条的精灵少女。作为族中的牧师且唯一的霜掠斧铸造着,我被族长召去和他们商谈。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几乎忘记了呼吸。她的皮肤象是最纯净的凝乳,纤细的身材看起来就像冰柱那样脆弱,可是她的眼睛里却闪耀着霜掠斧的光芒。

  「我是罗拉娜,奎灵那斯提精灵的公主。」她的嗓音是如此的清越,就像是女神的吟唱,迷人极了。

  年长的骑士德瑞克脾气急躁,几乎和族长吵了起来。

  最终还是罗拉娜协调了双方的意见。这个少女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她让互不相让的双方都妥协了。一向强势的族长最终同意了让他们踏上我们的领土,去邪恶的龙骑将的城堡中去夺取什么龙珠之类的东西。而坏脾气的德瑞克也同意了留下一部分人在我们的营地做人质。可是我却必须带着新铸就的霜掠斧和他们一起去完成任务,因为这是面对龙骑将时唯一可与之抗衡的武器。

  可是,我们冰原人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人能够使用霜掠斧了。这柄斧据说是神赐予我族的神器,只有身具无私的爱,作出了勇敢牺牲的人才可以挥动,否则他只是一柄普通的冰斧。

  出发之前我就坚决反对这次突袭,这无异于自杀。现在的情况真是如此,两个骑士倒了下去,我身负霜掠斧却不能行动。唯一的希望是战斗力最低下的罗拉娜。

  「史东!」罗拉娜哭喊着望向倒下的朋友。她转身挥舞长剑攻向龙骑将,愤怒让她美丽的脸庞扭曲。但是每一次的攻击都让她的体力消耗,费尔-萨斯好整以暇地躲避着攻击,没有还击。

  终于,体力消耗的罗拉娜在手中短剑被击飞后,无力地跪倒在地上。她竭力想站起来,但是尚滴着鲜血的剑尖指在了她的咽喉。

  「哈哈,」黯精灵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俯望着无力抵抗的精灵少女,「看起来你是个很有教养的上层精灵,而且是那么的有吸引力。给我一个好的理由,我会饶你一命。」

  罗拉娜沉重地喘着气,转头望向咽喉插着匕首的史东,天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你是说让我加入龙骑将吗?」

  天哪!她居然用是用卖弄风情的语调说话,而她的手下还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

  当我看到她拳头上已经被攥得发白的指关节,我明白了,她想争取一点时间,来恢复体力,等待时机反击。

  「我所要的和龙骑将一点关系都没有,」黯精灵不怀好意地望向罗拉娜在激烈战斗中撕裂的皮衣下细腻雪白的皮肤,「做我的婊子。」

  「你要放了我的同伴。」少女强抑制住愤怒。

  「好。但是你现在得表示一下诚意。」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现在让我干上一次,我就会放你的同伴。」黯精灵俯下身,抚过罗拉娜的金发,在她的耳边低语道。

  罗拉娜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求你,不要在这里。」

  「如你所愿。」黯精灵一手抓住罗拉娜的秀发,把她拖到了一个房间里。
  我焦急地望向那里,可是那该死的冰壁挡住了一切,什么都看不到。有好大一阵,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他们的低语。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水晶球。我向里望去,看到的是房间里的情形,罗拉娜紧咬着双唇,轻轻脱去皮衣,解下里面那些式样繁琐的精灵衣服,露出了美丽的胸部。啊,那乳房是如此的完美,没有想到这个苗条的精灵少女居然会有这么丰满圆润的乳房。她的乳晕是如此粉嫩,让我有一种上去咬一口的冲动。黯精灵用他邪恶的手滑过罗拉娜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直至那在冰凉的空气中逐渐挺立起的粉红乳头。少女的身体随着他的碰触轻轻颤抖着,极度的羞耻让她的皮肤泛起一层迷离的红晕。

  我明白为什么他要让我看到了这些了,他知道我只是被定身,还可以听到看到。他是故意的,是他要让我看到这一切。即使罗拉娜最后救得了这些人,她也无法再返回我们的世界,他要把她变成一个无家可归之人,永远做他的性奴。
  「我会给你欢乐。」黯精灵低语道。他拉下少女身上仅存的内衣,蒙上了她的眼睛。

  「爬在桌子上,精灵婊子。」手无寸铁、一丝不挂的少女不再是高贵的精灵,不再是声名卓越的黄金将军,只是一个任人凌辱的美丽肉体。

  黯精灵轻轻的一个召唤咒语下,从门外跑来一只高大的雪狼。它以无声的步伐走向桌子,目标就是少女那暴露在空气中,尚自微微颤栗的秀美双腿。

  难道它要…如果不是法术的束缚,我一定会冲上去,用我的生命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雪狼伸出血红的舌头开始舔舐少女那饱满的阴户,黯精灵则耐心地抚摸着少女因重力而下垂在空中的秀美乳房。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雪狼的唾液具有十分强的淫毒,就算是再坚强的女子在它的作用下也会变成淫娃荡妇。何况,我注意到雪狼还不时地把舌头挤进精灵少女的阴户中。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紧闭的肉唇在前后夹攻中开始放弃抵抗,淫靡地绽放在空气中。

  黯精灵挥手遣走雪狼,站在精灵少女身后,满意地看着待人采摘的美丽肉体。
  他伸出手,把食指和中指同时插进少女的花瓣中。精灵少女立时低呼一声,向前爬行想逃离。然而那邪恶的手紧随其后,她好容易避开,稍一停,手指就跟上来,再一次插进滑腻的腔穴。几次之后,她再也不跑了,只好无奈地忍受手指在她娇嫩腔穴中的肆虐。

  黯精灵看到一行淫水随着抽插涌出肉穴,沿着金色的毛发滴落在桌上,这才满意地收回手,在精灵少女的臀部上擦了擦。

  当黯精灵卸下盔甲,露出凶恶的肉棒来,我不禁惊讶于它的大小。相对于多数精灵纤细的身材,黯精灵非常的强壮,而他的肉棒更是粗壮。我不禁为眼前的精灵少女担心。她如何忍受被如此粗壮的肉棒插入。

  「啪。」黯精灵猛地用手拍击少女的臀部,带起一波肉浪。

  「抬起你的淫贱的肉穴来,等待你的主人来满足你,婊子!」

  精灵少女的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我担心她如何能承受如此巨大的屈辱。我知道她的心里是如何的痛苦,可是她要坚忍要等待才有机会出其不意击败黯精灵。
  果然,精灵少女最终还是忍辱低下头,将臀部抬起向后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在淫水的润滑下,粗大的肉棒毫无阻碍地一插到底。

  我实在是不忍看下去,可是眼前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切却使我无法闭上眼。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高贵典雅的精灵公主在被挑起的淫欲和黯精灵粗壮肉棒的双重夹击下无处逃避。纤细的手努里撑在桌面上,雪白的肉体在肉欲的作用下泛起了一层令人心碎的嫣红色,。然而背后的黯精灵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一次又一次的直插到底,一次又一次地抽出来,带出来的是不停流淌的淫水,流过湿嗒嗒的毛发,顺着大腿流到了桌面,积起了一滩水渍。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黯精灵终于无法忍耐了,加快了速度。

  「不,不要…」罗拉娜看起来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急忙腾出来一只手,用力抓住身后黯精灵的胳膊。

  「求…求你不要…今天不可以的…」

  然而她的求饶被淹没在一声低吼中。

  罗拉娜无力地伏在桌面上,高潮的余韵让她更加地无力。

  黯精灵拉起衣服,走出房间,站到我的面前。

  他要做什么?要杀我吗?

  「你去把那个精灵婊子干上一次,我就放你走。」他的话通过意志力直接到达我的脑中。

  什么?我震惊了。他居然让我去强奸为了救我们而甘愿牺牲自己肉体的精灵公主。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我们冰原一族宁可战死沙场,也不去做这样的事。
  我知道他要进一步侮辱她,让她除了留下来陪着他之外,无路可走。但是我看到了无力躺在桌上的美丽肉体,她还有机会反击吗?为了这部不可能的任务,她牺牲了多少。我记得她说过什么寻找龙珠,拯救整个安塞隆大陆之类的话。那时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坚毅、勇敢、善良、爱心,现在我又看到了牺牲。我要帮她,只可能是我们唯一转败为胜的机会了。霜掠斧在我的怀中微微地跳动着。我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打造出了这柄完美的神斧来,我坚信它有着弑神杀佛的威力,希望这个精灵少女能挥动它。我族已无人有此能力了。

  被解除了定身术后,我迈着无力的步伐走进房间。眼前的肉体是如此的诱人,我族的女子从来没有如此细腻的皮肤,如此精致的五官,如此丰润的双乳,如此高雅的气质。然而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精灵公主挺着屁股,暴露着绽放的肉穴待君插入。

  我的肉棒早就无比坚硬,然而我如何忍心去蹂躏她。

  我狠了狠心,掏出肉棒,尽可能温柔地插了进去。

  我不是女人,但我能想象的出来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肉穴又一次被插入是什么样的感受。精灵少女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尚自颤抖的手想把我推走。我不为所动,继续抽插,她的力气是那样的柔弱,右手无力地抚过我的腰胯,又滑过。这样的刺激反而让我的肉棒变得更加粗大。

  在我即将射精的时候,她没有挣扎,也许是放弃了吧。黯精灵依然毫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我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我用双手用力扣住她的蛮腰,疯狂地射在了她的肉穴中。等有一天我老了以后,独自一人度过冰原冬夜的时候,回忆下射满美丽的交流公主的肉穴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我无力地伏在她的身上,感受着不住颤抖的美妙肉体。我把身上皮衣扯下,盖在她赤裸的肉体上,同时不留痕迹地把霜掠斧放在皮衣下靠近她右手的地方。
  「你走吧!把那两个骑士也带走。她不会走了,也走不了了。」黯精灵依然是透过意志力告诉了我这些。

  我回到大厅里,从水晶球里看到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黯精灵得意地扯下罗拉娜眼上的布,抬起她的下巴。

  「小婊子,你以后就…」

  随后的话被霜掠斧的呼啸声淹没,黯精灵的眼中最后只看到了那双早已没有眼泪的丹凤眼中闪烁着霜掠斧的光芒,那具刚才还在他身下婉转哀吟的赤裸肉体充斥着无比的力量。

  最后的结局我已不用看了,在霜掠斧无比的威力下,没有人可以挡得住的,任何的法术和魔法物品也不能。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