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场


字数:13392字

***********************************  作者题记:官场的精神其实只有一个字——争
***********************************
第一章

进入初夏,南方大学的校园就异乎寻常地热了起来,女生们争着把红的绿的黄的衣袖去掉,露出一条条白藕般的手臂,长裙变短裙,一截截白闪闪滑溜溜的大腿争奇斗艳,厚肿肿的长裤变紧身裤,一个个鼓翘翘的圆臀突突的扭扭的,尽情的挥发着女性的诱人的魅力。

中文系的孙和平穿行在校园的车流人潮中,身边闪过的一个个明媚俏丽的女生已不能象往常一样吸引他的目光,要是以往,他会在路上慢慢徐行,让目光放肆地扫视着她们的胸前臀尾,让思想极度飞扬,幻想着把她们压在身下的快感。
工作,工作,哪里有单位要自已?自已能不能找到工作?

强烈的焦虑充满了他的整个大脑,他实在没有精力去想其他东西,包括最让他动心的肉欲。

虽说要到七月才毕业,但毕业生如在第二学期开学前没找到工作,就会陷入被动地位,而如到了五月还没找到,那基本上等于判了死刑:回老家去吧!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但孙和平不能回去,他的老家在贫穷的贵州农村,哪里除了贫穷不会给人带来任何感想和激情。

四年前当他考上这所南方着名学府时,四乡八里男女老少对他充满了一种近乎崇拜的赞叹,他已成了鲤鱼跃龙门的标兵,他不可能读了四年书后又回到贫穷的家乡,把乡亲们美丽的肥皂泡亲手捏破。

他上有患病的奶奶,身体虚弱但仍在支撑家庭重担的父母,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妹妹,他们都生活在一种近乎饥贫的状态之中,一心等着他的毕业,等着他的帮助,他其实就是全家的希望。

读书的日子虽清苦,但还能从知识的海洋中得到乐趣,他从没觉得苦,但当找工作这一迫切的任务来临时,他人生第一次感到了惊慌、苦闷和无助。

从放寒假开始,他就在大学周围这片全面火热的黄土地上到处奔波,象他这样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要找到一份工作当然是不在话下,但到一家乡镇企业或民营三资企业打工不在他的考虑之列,他的目标很明确,从高到低机关——事业单位——垄断行业——国有企业,但当他抱着四年成绩全优、年年三好学生和在
全国省市发表作品等堆满自豪的推荐信找到那些或老或青或男或女的单位领导人事干部时,无一例外的冷脸孔。

我们这里不缺人。

我们这里要进人但照顾关系都照顾不过来呢!

我们很想要你,但我们没编制啊!

翻来覆去的几句话,听得他耳朵都生茧了,录用的机会仍是零。

身边哪些平素书读得不怎么样的同学一个个都已靠着他她们的爹妈亲戚等等找到了如意的单位,省市机关、报社、电视台、银行、邮电、电力,一个个热门单位令人眼热心乱。

最让他瞩目的是班里的花花公子章立,竟自吹说要到学校所在的省会城市的江城市公安局,在孙和平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权力的象征单位,是自已梦索魂绕的圣地。

鬼使神差的,他年初也把一份简历寄到了江城市公安局政治部,但他始终不敢进去问,他知道,没有关系根本就不要去问,当章立在同学面前谈起即将进公安局时,不知引来多少同学的羡慕,一些本来与他关系不太好的同学竟开始与他套近乎,说以后有事请他照顾,章立那得意的样子比那些正式的警察更神气些。
现在他的目标已瞄准了最低目标——国企,集中精力往省城那些有点名气的国企跑,三年半从没缺过课的他现在成了班上缺课最勤的人,老师一点也不在意,还一直安慰他,不要紧,慢慢找,象你这样出色的学生,不愁找不到单位,课上不上无所谓了。

我们这里进不进人无所谓,反正有关系进多少都行,没关系有多大才能也不进,我们这其实是混吧了,你这么优秀,干嘛不去三资企业呢。刚跑过的一家企业的人事科长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也许我是要向三资民营企业跑了。孙和平悲哀的想着。

走进中文系男生宿舍,这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全是石头砌成,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石头一直堆到三楼,孙和平的宿舍就在三楼,已是上午十一点,楼道里没有半点声音,今天上午上民间文学课,那个老头说要带大家到乡下去采风,大家当是一次旅游,早上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去了。

开了门,一进入宿舍,一阵让人心跳的呻吟声扑面而来又嘎然而止,目光所至,只见一团白花花的肉体带着淫糜之气映入眼帘,在章立的床铺上,他那美艳无比的女友郑泓赤身裸体地跨坐在章立的身上,下体交接处一根红通通的男根插在她那黑黑的阴处,一片白色的流体零散地沾在两人私处,此时郑泓是背向章立,面向孙和平,一双白嫩嫩鼓翘翘的丰乳更是骄傲地挺立着,俏丽无比的脸上风情万种,继而惊慌失色,大叫一声翻下身去,慌慌张张去扯被单。

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回事。章立与郑泓正弄到爽处,没想到被孙和平闯了进来打断好事,气急败坏,也不顾得穿衣了,铁青着脸对孙和平吼道。

我,我……孙和平被郑泓美艳的肉体惊得心慌肉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肉体,而且是这么美艳的女人的肉体,而且是美艳的女人正在交欢的肉体,他象在梦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郑泓,直到她把全身缩进被单中只剩一头黑亮的头发露在外面才恋恋不舍地把目光收回来。

你看够了没有,乡巴佬。章立把内裤穿上,一把冲到了孙和平面前。

你骂谁。孙和平一把抓住章立伸过来欲揪他衣服的手,一用劲,章立立即发出一声叫声。别看章立身高近一米八,但他一身软肉在从小在农田中劳作中练出来的身高一米七二的孙和平面前根本不是对手。

你想干嘛,你敢动我一下叫你吃不着兜着走。章立眼睛狠狠地盯着孙和平。
别打,你们别打。郑泓急忙从被单中探出身来,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胸脯,深深的乳沟再现眼前,诱惑无比。

谁要打你,看你这外强中干样。孙和平放了章立,转头对郑泓笑了笑说:你别怕,他想打我还不想打呢,犯得着吗?

不打就好。郑泓对孙和平妩媚一笑,顿时百媚齐生,孙和平一下看呆了。郑泓一见他样子,骚骚地向他眨了眨眼,又钻进被单中去了。

章立自知不是孙和平对手,甩了甩被他捏痛的手,瞪了孙和平一眼说怎么,还没看过,不走啊。

这是我的宿舍,你叫我走哪里去,你不说我本来要走,你这一说我偏不走了。
孙和平最看不起的是章立这种胸无文墨仗着有个好老子天天就知泡女孩的花花公子,一见他那样,成心要气气他,把挎包扔到床铺上,双手抓住床架,用力一撑,身体轻快地跃上了上铺他的床上,他们宿舍共住八个人,上下铺四张床,章立是住在下铺,孙和平住在章立斜对面的上铺,躺在床上,章立床上情景尽收眼底。

这郑泓是南大有名的校花,身高一米六八,丰乳细腰肥臀,俏脸凤眼尖鼻,更难得的是她性格开放,言行风情万种,历史系学生,与孙和平他们同届,历史系有许多公共课是与中文系一齐上,所以一进大学中文系的众男生就被她的美色吸引得如痴如醉,几年来每当半夜躺在被单中谈论女人时,大家都总是把话题谈到她的身上,谈论她的若有若无的花边韵事,未了总不忘说一句操她的穴奶奶。
孙和平虽一般一参与谈论这种事,但躺在被子里却也是默默地想着操着她的幻境,想着想着就激动起来,免不了手淫一番。

这郑泓到了大二时就正式与她班上才气横溢的班长好起来了,经常看到两人如膝似漆地去上课上图书馆在湖边散步,郑泓很大胆,走到哪里都把曼妙性感艳丽的身体与那班长贴得紧紧的,走到哪里都是男生注目的焦点,而她则很满意这种效果,每次还左右顾盼,不时对那些盯着她看的男生轻瞄浅笑,在南大校园里发射了无数媚人的子弹。

就在大家认为她与那班长才子配佳人的时候,没想到大四时,她突然掉头投入中文系的章立的怀抱,任那班长苦求衰唱,一次她被那班长缠得急了,冒出一串话:你能帮我留在江城么?

你能帮我找到一个好单位么?你能给我房子车子么?这些章立都能,你如能,我就跟你,不能就不要阻我追求幸福了。那班长顿时目瞪口呆,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液,说原来如此,大笑离去,从此埋头图书馆,不再缠她。而章立以前是讲郑泓讲得最起劲的一个,如今美人到手,自是乐不可支,天天搂着郑泓到他的宿舍来走一圈,让其他同学艳羡无比。

孙和平不走,章立也没了办法,站在床边不知所措,郑泓探出头来说:呆在那干啥,快关了门躺进来呀。

好。章立应了一句,关了门后上床钻进被单里,静了一会,两人又开始摸索起来,嘴亲得直响。孙和平眼睛斜瞄去,只见郑泓已翻到章立身上趴在他身上与他亲着,身子轻轻扭动,薄薄的被单根本罩不住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透过被单直露出来。

这郑泓果是个少见的骚货。孙和平暗暗想道,她不会在我的眼皮底下与章立再干起来吧。

不要,有人呢。章立轻声地说。

我想要嘛,刚没弄出来好难受。你看你不也是嘛,硬成那样了。郑泓把章立的内裤又褪了下来,屁股移动,将硬翘的阳具纳入双屁间,轻轻磨着,把阴道向它凑去。

章立火热的阳具一碰到郑泓湿湿的阴道,欲火如火如燎地升起,心中不想在孙和平面前弄,但下身却忍不住一挺,阳具立即滑进去一截,郑泓屁股一压,又进去一截,一股暖暖的充实感再次弥漫全身,双手抱住了她的双股,轻声说:你慢慢动动,过下瘾就算了吧,别让姓孙的看到了。

他早就什么都看到了。你不觉得在别人眼皮底下做更刺激么。郑泓骚骚地对章立一笑,全身快速套动起来,口里随即发出销魂的叫声。

便宜姓孙的了。章立轻声说了一句,随后挺起屁股大力上下挺动起来,把孙和平抛到脑后,专心对付起郑泓起来。


第二章

机遇可遇不可求!

但不去求何来机遇!

孙和平现在真正感到了机遇是怎样来的了。

已是五月,就在他陷入绝望之际,江城市公安局政治部通知他去面试,当然一同去的还有章立。对这一结果,不但他自已没想到,班上其他同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最潦倒的农村生凭什么获得市公安局的青睐?

「你找了什么关系?」章立在与孙和平一起前往市公安局的路上不解地问。
「我的关系是实力。」

孙和平静静地说。他自已清楚,如果说是什么打动了市公安局管人事的领导的心的话,除了他那每一项都是优秀的成绩外,不会有其他任何一点可能了。
「实力?嗯!」

章立咕噜了一句,没再吭声,他在任何话题上都能侃侃而谈,唯独碰到实力这一话题他没有兴趣谈下去。是的,他有一个当市国土局副局长的老爸,有权有钱还有一表人材,他除了学识外可算是什么都有了,而在当今这社会上混并不一定需要什么学识,他老爸有什么学识?字不认得几个,不照样当局长?

「有钱,懂得送礼,会拍马屁,就不愁当不上官。」他爸已不知多少次在章立面前阐述他的当官哲学了。

面试的政治部副主任是一个年仅三十多岁的女民警,一看上去就是那种非常精明干练的人,只是她长着一张俏脸和一副好身材,修长的身子,胸前双峰把毕挺的警服撑得高高的,穿在别人身上宽松的警裤到了她的身上,把她的臀部包得紧紧的,圆鼓鼓的臀部象是要破裤而出,而象她这种年龄多数女人特有的肥腰在她身上却没有出现,窄窄的细腰配上丰胸肥臀,全身曲线毕露,风情万种。
章立一见到她就叫林主任,林主任好象也对他很熟悉,笑着说:「章立啊,听你妈说你找了一个挺漂亮的女朋友,很历害嘛。」

「哪里,马虎马虎,什么时候我带她来给林主任看一下。」章立毕恭毕敬地说。

「好啊,这个是孙和平吧,你写的文章挺不错嘛。」林主任转向了孙和平,一双凤眼在他全身细细打量。

孙和平一碰到她的眼睛,立即感到似一股烈火猛地扑过来,全身燥热无比,手也不知往哪放了,本来在路上反复打好的腹稿忘得一干二净,结结巴巴地说:「哪里,哪里,还不行,不行。」

「我看你就行,哈哈,紧张了是吧,别紧张,我这人不是很凶吧。」林主任朗爽地笑起来,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更添妩媚。

「坐吧。你寄来的自荐信那天刚好被我看到了,要落在别人手里怕不知放到哪里去了。我看你写得真不错,何局长一直跟我讲要招几个会写材料的人来,所以我就决定要你了。等下你和章立去做体检,通过了就算定下来了,毕业了就来报到,也不要回家了。我看你这身体挺强壮的,估计没问题,所以先吩咐了,好吧。小李,你带他们去体检。」

林主任说起来又快又清楚,一听就知是个口才特好的。

体检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第三天,江城市公安局的录用函就寄到了学校,孙和平正式被录用了。

「嘿哟!」

孙和平从学校人事处拿了江城市公安局的录用函后一路小跑回来宿舍,妥妥放好后就冲出宿舍楼,往校外海滩跑去。南方大学紧临海边,出了后校门就是海滩,这里是江城几个最好的海滩之一,不但南大学子在此游泳,江城市区许多游泳爱好者每到下午就往这里跑,南大海滩成了江城着名的海滨游泳地。

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左右,孙和平一头扎在海水里,兴奋起向着海深处游去。
正是涨潮高峰期,风比较大,海浪一排接一排地卷过来,浪尖处已在一米以上,拍打在人身上犹如重重的一拳击打在胸前,力大无比。

「来吧,来吧。」

孙和平兴奋地迎着巨浪向前游去,他家就在贵州着名的乌江河畔,从小就在水里摸爬滚打,十来岁就可以下到急流湍急的乌江中游玩,十四岁的时候就象一个勇敢的大人游过了乌江,到了南大后,到大海中游泳成了他唯一的排遗心中愁闷、发泄兴奋的方式了。

只有在浪急的大海中游泳,才能真正体会大海的力量,才能真正显出男人本色。孙和平喜欢在大浪中与海浪搏击,四年了,他不知搏击了多少次了,那凶猛的巨浪在他眼里视若无物,他很快就游出了好远。

苍天不负苦心人,勤奋终能得回报。孙和平大吼一声,掉过头,身体一翻,变成仰游,让身体随着海浪往回游。得赶紧写信回去告诉父母,要写信给自已小学、中学的老师同学,让他们知道我孙和平终于有出息了。江城市公安局!他们肯定会惊得张开大嘴的。

穿上警服,一身橄榄绿,会是什么样子呢,肯定很威风,对,肯定很帅,那些平时对穿得破旧的我不屑一瞧的高傲的女人,肯定会频频回头。孙和平对自已的相貌很有信心,只要穿上得体的衣服,肯定很帅。

以后要找个什么样的老婆呢?要象郑泓这么漂亮,但不能像她这么骚,他妈的,郑泓这骚娘们真是个绝代尤物,干她肯定很过瘾,真便宜章立这个花花公子了。孙和平想起那天见到的郑泓的裸体,想起她与章立在自已眼皮底下做爱,就忍不住下身硬了起来。

涨潮时顺着潮水往回流,对孙和平这种游泳高手来讲简直是一种享受,身体轻漂在海水上,手脚轻打浅动,海浪就一点点推着身子向岸边前进,孙和平闭着眼睛,慢慢往回游,让极度兴奋的心情在海天间慢慢发散。

「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一声凄惨的呼叫声把孙和平从暇想中拉回来,听声音是个女的,好象在自已的左前方。救人要紧,孙和平想也没想就奋力朝呼救处快速游去,顺风顺潮加之孙和平是个游泳高手,身体如一叶轻舟快速前行,游了不到三四分钟,就发现一个在正在海里扑腾,孙和平赶到时她的整个身子已沉了下去,只有两只手还在水面上挣扎。

孙和平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往上一提,一个女人裸着上半身翻了出来,硕大的美乳,俏丽的面庞,真是天生丽质,身材风流。但孙和平顾不上欣赏她的美体,将她拦腰抱起,让她的头向下,拍打了她的脖子一下,只听她「哇」
的一声,吐出一口海水,接着又是一口,边吐边全身颤抖着。

这女的狂吐了一阵后,终于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说:「谢谢你救了我!」
就在她抬起头的一刹那,孙和平认出她是新闻系大四学生李露娜。

这李露娜可真不简单:一是人长得绝美,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着一张人见人爱的鹅蛋型脸,胸前的双峰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显得异常高挺,修长丰腴的双腿不是穿短裙露着就是被紧身裤紧裹着,肉感十足,加之她气质好,言行之间言笑晏晏,体态盈盈,走到哪里都是男人注目的焦点,被南大学子公认为南大校花。
二是人多才多艺。天津出生的她好象什么都会,弹琴、唱歌、跳舞(当然是艺术舞)、主持节目,样样拿手,大一时就成了学校联欢晚会的主持人,此后四年,学校每有大型晚会活动,女主持人固定是她,也因为这样让全校万多学子认识了她。

三是聪颖善辩。新闻系与中文系是姐妹系,有许多公共课是在一起上,记得大一二期上革命史课时,老师搞一场辩论课,让中文系与新闻系分为正反方,论题是女人是否合适做国家首脑。

中文系是正方,当孙和平从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印度的英迪拉甘地夫人、菲律宾的阿基诺夫人等一大批女性成功国家首脑阐述了女人不但可以当国实首脑,而且能当得很好时,新闻系的学生一下冷了场,没人上来应战,当时前面双方都是几个男同学在辩。

正当新闻系陷入困境时,李露娜站起来了,从女性生理、社会心理、人文环境等方面侃侃而谈,论证女人做国家首脑不如男人,有条有理,煽动力也很强,说完后新闻系爆发出一阵掌声。

孙和平等掌声停下来后,站起来说:「从你的发言中,我看无论是勇气、辩论能力都比新闻系在座各位男性都强,这不正说明女人并不输男人吗?」

此言一出,连主持的老师也不禁大声叫好,中文系这边掌声一片,新闻系的个个呆若木鸡,只有李露娜转过身来朝着孙和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尔后认真打量了他几下,眼里满是欣赏神色。不过,此后她在学校大出风头,而孙和平埋头读书,两人并未真正接触。

「是你,孙和平?」李露娜也认出了孙和平,低声说了一句。

「是我,你好些了吗,这样吧,你俯在我肩上,我带着你游回去。」此时离岸还较远,得费一番力气了。

「多谢你了。」

李娜露说了一句,一手扒在了他的肩上,孙和平立即游起来,虽带了一个人但由于是顺潮水前进,倒不是很费力,但李露娜可能是在水里灌了较久了,全身没有力气,开始还手脚配合划几下,到了后来就动不了,双手紧紧抱着孙和平的腰,整个身子几乎都伏到了他的背上,一对丰乳压在孙和平的背上,一种难以言传的肉感传遍孙和平的全身,顺着他的游动,乳房也在他背上时离时压,刺激得孙和平全身燥热,忍不住就想把她翻过平狂亲狂摸一番,但他的理智又在阻止他的冲动:不能趁人之危占便宜。只好把满腔欲火化作动力,快速游动,向岸边游去。

游到岸边时已是黄昏,想着她上身没穿衣服,孙和平游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脚踏到沙滩后才松了一口气,把她放下身来,李露娜站起来后仍显得有气无比,双手仍搂着他的腰。

此时海水只及胸膛,她站在水里与孙和平差不多高,海水刚好及至她半个乳房,两个硕大的美乳随着她的走动在海水里一晃一晃地,分外诱人,越往前走乳房露得越多,没多久,海水退出胸膛,两只丰乳完全露出,夕阳下,白白的乳房发出耀眼的金光。

孙和平瞄了一眼,又瞄一眼,只看得口水直咽,想看又不敢盯着看。


第三章

李露娜此时已慢慢缓了过来,刚从死神圈里走了一趟回来,心里对孙和平充满了无限感激之情,见到孙和平那样子,心里暗暗好笑,于是一转身转到孙和平面前,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笑着说「要看就大敢看嘛,别扭扭捏捏的。」说着身体紧紧靠着他的躯体,丰满柔软的乳房抵着孙和平发达的胸肌上。

孙和平被她看破心思,脸顿时红了起来,连声说:「我,我没有啊。」
还没有呢。李露娜手指轻轻地捏了孙和平的鼻子一下,随即双手抱紧,头俯到他的肩上,娇唇对着他的耳根,轻轻地说:「你好傻哟。」

孙和平心里一冲动,忍不住就要把手往她胸前摸去,放到她背上又不敢动了,李露娜静静地抱着他,身体不时扭动一下,乳房擦着他的胸肌,激起阵阵酥麻的快感。

「你的衣服放在哪?」良久,孙和平终于开口了。

「放在那边海滩上,是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上面压了一个绿色的小挎包。

你去帮我拿来吧。「李露娜松开孙和平,对他羞涩一笑,把身体沉到水下,美乳消失的一刹那间,孙和平心里顿时一紧,象失去什么似的。

「好,你在这等着。」孙和平说着就向那边游去。

不一会儿,孙和平一手举着衣服,单手划水游了过来,李露那接了衣服,就从水里站了起来,快步向岸边走去,不一会儿就上了沙滩,她从挎包里找出一条毛巾,在身体上擦了擦,拿起连衣裙,笑着面对孙和平说:「你看我这裙子好看吗?」此时的她全身除一条窄窄的三角裤外,一身美奂美仑的雪白的肉体全部现在他的眼前,让人眼花缭乱。

「好看,好看,不过还是你的身体好看。」孙和平忍不住赞叹起来,底下的阳具早已硬得象铁棒似的,把内裤撑得高高的,此时的他也是仅穿一条游泳内裤,全身上下每处肌肉都是隆起,显示出一个强壮男子汉的魅力。

李露娜笑着瞄了他隆起的下部一眼,脸上飞出一片红晕,利索地穿上连衣裙,娇笑着说:「刚才叫你看你不看,现在不给你看了。」

裙子一穿上,全身形象大变,裸体美人一下成了一个风姿撩人的美女,合身的裙子紧紧包着她曲线玲珑的身体,把身体每一个美妙的地方都包得恰当好处,该突的地方突,该滑的地方滑,曼妙身材无比不在。

「穿上衣服更好看了。」孙和平又忍不住赞叹起来。

「油嘴滑舌,我看你老实呢,原来也是个滑头。」李露娜听了这句话,心花露放,脸上却故作生气状。

「我说实话啊。」孙和平摸了摸头,心里直为刚失去的机会懊悔不已,心想可能再也看不到她的美乳了。

「走吧,我的救命恩人,你的衣服呢,快去穿衣服,我回去冲下澡,你等下在西校门口等我,我请你吃晚饭。好不?」李露娜挽着他的手说道。

「好,好。」孙和平刚熄灭的希望又升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孙和平刚在西校门等了不到五分钟,一袭白色连衣裙的李露娜就来了,紧身的连衣裙把她性感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胸前高耸的丰乳随着她的走动轻轻地弹动着,一头黑亮的头发齐披在身后,却有两缕黑发分从双肩搭在胸前,垂在双乳旁,黑白相间,分外诱人。

「看什么看,很丑吗?」李露娜走到孙和平前面,对着一直盯着她不放的他娇嗔道。

「简直是天仙下凡啊。」孙和平赞道。

「你的嘴越来越甜了。」李露娜挽着他的手走向街上。

在一家很有风味的西式快餐厅里,两人要了一个单间,李露娜老练地点了菜,菜上得很快,一路上谈笑甚欢的李露娜突然没了言语,只顾举起酒杯与孙和平不停干杯,干了十几杯白酒,孙和平一见她脸也红了,话也不利索了,拦住道:「露娜,不要喝了。」

「我还要喝,今天不醉不休。」李露娜举起一杯酒仰起脖子一干而尽,喝完又要倒酒,孙和平一把抢过酒瓶,说道:「我看你是有心事,喝不了何必这样呢,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苦啊。」李露娜一下倒在孙和平的怀中,痛哭失声。

「你看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别闷在心里难受,你下午不是去寻短见吧。」
孙和平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身体。

「那倒不是,我会傻成那样么?」李露娜抹了抹眼眼,站起身来说:「你让我坐到你怀里吧,我跟你说件事。」

孙和平又惊又喜,说:「那,那随你。」

李露娜妩媚一笑,手把裙边拢了拢,分开孙和平的腿,坐到他的右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上,喃喃地说:「好温暖,我好怕。」随后向他述说起来。

美艳冠南大的李露娜当然受到了许多男生的追求,但一般人哪里会入她的眼,直到大三时,法律系的林峰,当时刚选上的校学生会主席与她相识并对她开展爱情攻势时,她的一颗芳心才向异性敞开,一表人材、能力出众的林峰一看就是那种想做大事、做大官的人,学习好,交际能力很强,时时显出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一下吸引住了李露娜的全部心身,两人很快热恋得如醉如痴,李露娜也很快向他献出了处女之身,两人的恋情也得到了双方家长的支持,互相到过对方家中,眼看就要毕业了,就在她憧憬着以后马上就可开始的美好家庭生活时,林峰昨天突然向她提出分手,原因很简单,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的女儿爱上了他,他为了前途决定与这位副部长女儿结合,任李露娜如何哀求,他都无动于衷,强调他的决定也不可更改,他毕业后要分配到省委组织部工作,为了前途决定牺牲爱情。

「你想不通就想跳海自杀啊,还说不是呢。」孙和平搂着李露娜软若无骨的腰身。此时李露娜整个身体都依偎在他的身上,脸贴着他的脸,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在他周围,醉人心田。

「没有啊,我下午只是想去海里游一下,游着游着就游远了,想回来是却没力气了。我李露娜是什么样的人,会为了一个负心汉自杀么。不过要多谢你了,没有你,我可能真要为这个负心汉而死了,那多不值。」李露娜说着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要谢我才亲一下呀。」孙和平搂着她这么久了,精神早就放开了,一见她主动献吻,立即行动起来,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

「那你要亲几下才够呀?」李露娜红扑扑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身体在孙和平怀中轻轻扭着,一双嫩手伸到他的胸前轻抚着他的胸肌。

「要亲一百下。」孙和平把嘴唇向她凑过去,李露娜立即闭上双眼,脸微微翘起,双唇轻启,仰了过来,孙和平的嘴唇一接触到她的嘴唇,一种湿湿的软软的甜甜的感觉从嘴唇直袭全身,整个身体都不由抖动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吻女孩子,第一次竟是吻这么美艳的女孩子,销魂的快感在周身流动,双手不由一紧,把她整个身体都抱过来,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一边吻着一边双手从她的背部摸到腰部摸到臀部,只觉触手之处无一不是又软又滑,手指不由捞起她的裙子,伸到她的双股间试探着向下摸去,李露娜双腿轻轻分开,手指一下摸到了双股间隆起的一片,隔着薄薄的内裤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里面丛丛阴毛。

「别这样。」李露娜轻叫了一声,双腿一夹,把孙和平的手夹在了股间,她的舌头象蛇一样伸出,往他的嘴唇钻来,孙和平嘴一张开,她的舌头立即伸了进来,在里面四处搅动,孙和平立即把舌头伸过去,与她的搅在了一起,两人越吻越急,越搂越紧,只听她鼻子里发出粗快的喘息,口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叫声。
一阵狂吻,两人终于松开了嘴,李露娜笑着说:「刚才有没有亲够啊?」
「没有,亲不够,越亲越想亲。」孙和平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在她大腿处摸着。

「你们男人就是贪,越给你们甜头越要的多。别摸了。」李露娜把孙和平摸到内裤里面的手拉了出来。

「我不一样,今天是我的初吻,我的初吻都给了你了,你怎么报答我。」孙和平说。

「不会吧,你骗我。」李露娜露出不信的神色。

「你看我刚才象不象初吻?」

「刚才,嗯,倒是有点象。你真是初吻啊。」李露娜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骗你不是人。孙和平一脸正经样。

「得啦,我信,我信还不行嘛。」李露娜脸露兴奋的媚笑,一手轻轻地从他胸前一路往下摸,一直摸到了他那鼓鼓的下部,笑笑说:「想不想把处男也给了我?」

「好,好,我想,我太想了。」孙和平的下部一被她摸到,本来就已硬了的阳具更是澎胀得历害。

「就知道你想,今天算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李露娜嘴唇再次吻在了他的嘴上,手隔着裤子在他的阳具上用力搓动起来。

孙和平激动万分,双手一把捞起她的裙子,用力往上拉,李露娜站起来,走到门边把门反栓了,脱了裙子,里面竟没有戴乳罩,两个硕大的乳房露了出来,下身只剩一条半透明的白色三角裤,阴部黑黑的阴毛隐约可见。李露娜把裙子往旁边椅子上一扔,面带媚笑,一扭一扭地向孙和平走来。


第四章

孙和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露娜的美体,双手利索地脱掉了裤子,一根硬翘的又长又大的阳具跳了出来,还一点一点地动着。

「好大哟!」

李露娜盯着他的阳具,脸露兴奋之色,跨步上前一把抓住,手指套着搓动起来。

孙和平的双手飞快地抓住了她的双乳,按在上面用力捏着搓着,口里啧啧有声:「好大,真软,好爽服!」

「你真的没干过女人么?」李露娜呻吟地说道。

「真没干过。」

孙和平一只手放了乳房,伸到李露娜的下面去扯她的内裤,扯了几下没扯下来。

李露娜笑着把他推开,说:「看来你真是没干过,一条内裤都脱不下来。」
说着,双手把内裤往下一拉,一丛黑黑的阴毛露了出来,她左腿稍一弯,内裤就脱了下去,掉在地上,转过身来,躺在旁边的沙发上,两腿叉得大大的,笑着说:「下面的要不要我教你?」

「不用了!」

孙和平早已欲火高涨,猛地压在她身上,挺着阳具就往里刺,一下刺不中,再刺第二下,又挺在肉上。李露娜伸手抓住他的阳具,带到阴道口,说道:「还说不要教,找不到地方吧,用力啊。」

孙和平屁股猛地一挺,阳具一下插入,只觉进入了一个无底、无边温暖无比的世界,软软的阴道壁紧紧地包着热烫的阳具,一种从未有过的销魂感阵阵传达过来,不由舒服地大叫一声:好,好!「

「好就动啊!」

李露娜媚眼如丝地瞄着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屁股上下扭动着,胸前双个丰乳挤在了一起,象两座高高的白馒头山,香辣无比。

「看我的!」

孙和平挺起身子,两手抬起她的双腿,屁股急急的挺动起来,他的阳具又粗又长,加之是第一次干,急着想表现,一下比一下抽插得急,下下到底,每一下都插到了李露娜的子宫边上,强烈的撞击着她的花心,每一下撞击都让李露娜痛快地叫起来。随着他抽插速度加快,李露娜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头靠在沙发背上转过来转过去,胸前的丰乳更是被撞得晃动不已,象两只欢快的小白兔,不停地跳跃。

一阵急抽后,孙和平开始喘息起来,李露娜忙说:「停,停!」撑住他的身子不让他动。

「我正在兴头上呢。」孙和平屁股动了动,阳具浅进浅出。

「先出来一下嘛。」李露娜把他推开,身子一缩,阳具脱了出来。

「你躺着。」李露娜把他推坐到沙发上,站起身来,从随身带的提包中拿出一个避孕套,抓住孙和平的阳具就往里套,边套边说:「戴上了就可放心干。」
「你原来早预备了呀。」孙和平笑着挪揄她。

「早预备了又怎么样。你们男人的心思我还不清楚,你跟我来眼巴巴的就是想和我这个吧。」

李露娜套好后,跨坐到孙和平上面,抬起臀部对准阳具,沉身一坐,阳具全根没入,孙和平被她这骚浪的做爱方式刺激得心潮起伏,屁股猛地挺动起来。
「这样爽不爽?」

李露娜摇臀摆腰,上下套动起来,胸前的两个丰乳也随着上下跳着,孙和平立即伸手抓住,一边猛搓她的奶子,一边挺着屁股仰凑,口中连呼:「好爽,好爽!」

「今天让你爽个痛快。」李露娜越套越急,放浪地叫起来。

与李露娜一夜风流使孙和平一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但也使他陷入了性欲的饥荒状态。

因为李露娜事后跟他讲,以后不要再找她,她与孙和平只能互相欣赏,但不能成为恋人,她要找一个比林峰更好、更有实力的男人,她要在今后的生活中压过林峰,要让他知道当初放弃她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当晚,两人在包厢做完爱后就转到了附近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进了房间后,李露娜对他讲的第一句话却让孙和平大吃一惊。

「今晚过后你没事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让人产生错觉。如果你今后需要我帮忙的话再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会永远记着你的,我欠你一条命。」李露娜把他压在床上,一边疯狂地亲着他,一边说。

「我真舍不得你。」

孙和平用力揉着她的奶子,硕大的乳房在他的手中不断变着形状。

「你今晚有多大的劲都使出来吧,我舍身陪君子。」

李露娜撑起身来,把两只垂下的乳房送到他的口中,底下屁股向下紧贴着他硬翘的阳具,有节奏地磨擦着。

「你真狠心!」

孙和平张口把她的乳头含住,用力吸着,恨不得把整个乳房吞进去,同时,手抓住另一只乳房,尽力搓揉。

李露娜不时的把乳房从他口里抽出,把另一只乳房送到他的嘴里,说:「你喜欢,就让你多吸点。」

「我更喜欢下边的。」

孙和平一把将她翻下身,压上去,分开她一双白玉般的大腿,挺着粗长的、红通通的阳具就往里插,李露娜挺阴迎上,阳具一插尽根,立即狠命的插起来。
抽插了四五十下,李露娜喘息着说:「好爽,好爽,你慢点行不,我给你换个花样干吧。」

「还有什么花样?」孙和平一下狠插到底,抵着她的阴道停下来。

「你先抽出去,死人,每次都插得这么深。」李露娜的脸上媚意丛生,白了他一眼。

「好吧。」孙和平抽出阳具,半跪在床上。

李露娜翻过身来,伏趴在床上屁股向着他,浪叫道:「你从后面插进来。」
「这样好骚,象母狗发情!」

孙和平扶着她白嫩嫩的屁股,将阳具从双股间插进去,抵着阴洞口却在外面磨着,不插进去。

「那你这公狗还不快插进来?!」李露娜转过头来嗔着。

「来了!」

孙和平用力一挺,阳具插进去一大半,随即浅抽慢送起来。

「快点,插深点!」

李露娜骚迷地摇着蛇一样的腰身,屁股急急地往后顶,要把孙和平的阳具吸深点。

「你不是怪我插深了、插快了嘛?!」

孙和平猛地一下将阳具送到底,一下把李露娜压趴在床上。

「好爽,再来啊!」李露娜大声浪叫起来。

这一夜,两人变换着花样抵死大干,也不知泄了多少次,当孙和平射出最后一把精后,就倒在李露娜的肉体上睡过去了。

第二天,孙和平醒来时李露娜已经走了,此后再也没来找他,有好几次,孙和平在校园里远远看见她,激动地要迎上去,她却转身避开了,看来,她真是不想与自已来往亲密了。

孙和平的性欲刚被开发就被封锁,每到晚上都是焦虑难安,只有拼命手淫,回想起他与李露娜度过的每一刻。

毕业的日子终于来了,最后三天是疯狂的三天。全班大会宴,众人大醉,相好的同学聚餐、老乡聚餐、师弟送师兄,每天都在喝酒,每天都在大醉。在学校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单纯的学生生活无聊,日日盼着毕业的那天,当离开的这一天真正到来了,每个人都觉得过去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好,未来的社会生活不可想象,前途难料,期待之中不免有点后怕,有点担心。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